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走进藁城
  • 藁城历史
藁城市人文历史

人文历史

  商代王室丝织物经营地

  藁城是商代王室所经营的丝织物工场所在地。这从藁城台西商代遗址的文物和《中国科技史探索》一书中以及夏商两族的商品交换可以证实。例如《中国科技史探索》中说:“1973和1974年,在河北省藁城县台西村对商代遗址作了挖掘:

  ①除了大麻织品以外,还发现了五块纤维丝织残片与一件青铜“觚”黏附在一起”;同时发现的青铜斧“钺”(铁刃)也是用丝织品黏附在一起的。并且进行了检查分析,这些丝织物是家蚕丝。从而认定商代已饲养了家蚕,而且用蚕丝和大麻纤维织布技术已由锯织进展到使用脚踏木机。即利用杠杆原理,以脚踏木控制综的升降运动来进行提花。这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纺织技术,且为藁城先民首创。商族是以商立国。“夏桀的女乐舞蹈队三万人所穿的丝绸衣服”,都是伊尹“以薄之女工”。

  ②针织,以丝织品换取夏桀的粮食。

  ③商族在灭夏之前的活动地区,就是在藁城县域和邯郸漳河以北地区,商族的老家就是在河北。商的名字也是因居“漳河流域而得名”(古代漳商二字不分)。商汤建国后到祖乙时,迁都到邢(今邢台西南),藁城可能是后勤部;同时藁北的前西关也有商代遗址。它表明藁城县境内在商代也开始农桑养蚕进行丝织生产了。据《中国科技史探索》一书记载,在新石器时代中国就开始农桑养蚕了。在台西西邻的正定南扬庄曾出土了一个新石器时代的陶蚕蛹,外观黄色,长2厘米,宽高均为0.8厘米,长椭圆形,状似真蚕蛹。新石器时代早期是炎帝神农氏“教民农耕、日中为市”的时代。

  ④晚期是黄帝轩辕“作衣裳而天下治”的时代。相传有一天黄帝族部落欢庆胜利,忽见一少女身披马皮,飘飘然从天而降。只见它手中拿着两束丝,闪烁着金黄和银白的光彩。她微笑着将这两束丝献给了黄帝。从此,黄帝的妻子嫘祖便采桑养蚕。通过“蚕神向黄帝献丝”和“螺祖养蚕”两个故事,说明新石器原始社会末期,我们祖先就开始农桑养蚕和纺织丝绸了。所以,到夏、商奴隶社会,纺织技术由席地而锯织,发展到利用杠杆原理控制综的升降而进行提花了。黄帝在冀州涿鹿建都,藁城是古冀州盛产农桑养蚕纺织之地,又是古代兵家必争之地。因此,台西出土的商代纤维织品可窥见它的历史发展过程,没有新石器时代“黄帝授丝”,就没有商族先民高超地织绸技术;同时,从台西遗址出土的文物品种之多,特别是除生活用品之外,尚有“将军盔”、“弹丸”、铁刃青铜钺”这三件文物乃是武官所用之物;医药物“桃仁”和“郁李仁”。医疗器“砭镰”;冶炼物“铁渣”和“铁矿石”;漆和木器、纺织的“刀杼”和“麻、丝品”、羊毛等,反映墓主人是商王室的后勤部的督管,王室丝工场或手工业的管家。二、藁城是商代及后世饲养战马基地商族老家在河北滹沱河和漳河流域,从藁城台西商代遗址出土文物表明,藁城是商王室的后勤部,从卜辞得知,商王占有大量牲畜,狩猎一次就获鹿384头。

  ⑤祭祀一次就杀牲畜三、四百头,在甲骨文中还有养战马50匹的记载。甲骨文中的马字,加金字旁,表示象黄金一样珍贵,可供商王室狩猎、作战、驾车使用。可惜,藁城志无有记载商代的养马情况。但是,历史是有承继性和沿续性的,藁城志记载了明永乐十一年(1413年)养马的情况。在《马政》一节中记载:“以民三户养一牡“母”(应为公)马,五户养一牝马”。

  ⑥藁城县共领养孳牧牡马94匹,牝马376匹;养马之人具免粮草一半;官府设医畜人员和管理人员,“马政俱属于县令”。马匹供军队和驿站使用。三、从“槀”字说藁城置县的人事,藁城是官府的后勤部“槀人”,在周代是一官名。《周礼》记载:周有六官;天官、地官、春官、夏官、秋官、冬官。“地官掌管邦教”。“槀人”是地官的下属机构,主管粮草、酒肉(牛、羊、马匹)、弓箭兵器等。郑司农云:“槀为犒师之犒,主冗食者,槀读为刍之槀,箭干谓之槀,此官主弓弩、箭弓之官。”

  ⑦周承殷制,在殷商时代管理粮草、兵器之官是司徒。而商族祖先契在舜帝时就任司徒之职、主管教化人民、土地、粮饷之事。所以,《史记·五帝本纪》记载:“舜合契主司徒,百姓亲和,龙主宾客,远人至”。藁城是商族王室粮草、兵器、战马供应基地;又是周代地官下属“槀人”筹集粮草、饲养马匹、供应兵器所在地,因此,春秋时藁城西南有肥累国(诸侯的盔甲不解曰累);汉武帝元鼎四年(公元前113年)始置槀城县。隋开皇十年(公元596年)以槀城置廉州,但时间不长,于隋大业二年(公元606年)又废廉州为槀城,还槀城的本来面目。

  藁城名字由来

  何时 “槀城”改为“藁城”, 槀字上加 “艹”草字头,为何加“艹”草字头的历史简述:

  据《宋史》和《金史》地理志记载都是“槀城”,《元史·地理志》始为“藁城”在《元史·董俊传》中,已用“藁城”。“董俊字用章,真定藁城人”。藁城令立的募兵,射中者拔为将。众莫能弓,独俊一发破的,遂将所募兵迎敌。俊寡不敌众,弃金降元蒙,董俊善骑射,为政宽明,授之为“龙虎卫上将军,行元帅府事,驻藁城。”承制授左副元帅,升藁城县为永安州”。由此可知,“藁城”之“藁”字是从元初金末开始使用的。为何“槀”城加上“艹”为藁城呢?据《藁城志》记载:元朝皇帝“赐槀城是个死城”,“只长野草不养人的荒凉城”,故槀字加“艹”字头。认为 “槀城”改为“藁城”,是由槀城的历史演变而来的。“槀人”是周代的地官下属机构管理粮草、马匹之官。春秋的肥累国的“累”字,在古代诸侯不缷盔甲处于备战状态曰累,故汉朝置槀城县,这都是根据槀城从黄帝至夏商以来的人文历史而定名的;自唐朝又出现了“藁人”一词。《唐书·张巡传》说“城中矢尽,缚藁为人千余,披黑衣,夜缒城下,潮兵争射之,久乃藁人还,得箭数十万”。“藁人”是用谷草秆或稻草缚成人形以迷惑敌人。

Copyright?2015-2016 藁城市图书馆 All Rights Reserved

冀ICP备15024620号 通信地址:河北省石家庄市藁城市四明街南段118号